關於部落格
走啊一起去看廟會吧。
  • 635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參訪白石腳新興堂的排場

於是趁著最後一次收假終於到了集惠廟,是間有大廟埕又有戲台的大廟,在冬天已經很暗
的夜裡,很怕它已經快關門了但我一直是很幸運的。想說先進去參觀一下看有沒有軒社的
痕跡,以開漳聖王為主祀的廟宇要是有神將就很理所當然該是馬、李,沒錯,但那時的我
並不知道宜蘭這裡都是獨立的神將會跟軒社分開而不像台北盆地的軒社是北管加神將。

廟斜後方有間鐵皮搭建的田都元帥府,普通新的神像與神尪會。很幸運的顧廟裡的叔叔和
阿姨都知道點軒社的事,廟邊就有間叫白石腳暨和軒的漢樂團,即使幾年前曾與社區發展
協會合作,多教了批新人,但到現在要給人家請出門還得請新興堂的人來逗。後面的田都
就是暨和軒分出來的。雖說一軒一堂以前應該是要拚堵才對呀。

「新興堂就在對面」,礁溪路邊甕窯雞旁過了鐵枝路平交道之後,第二條有舖柏油能行車
的田埂右轉,雖然平常不開門,就算去了也找無人,但因為房子上有寫字樣算是好認啦。
叔叔給了我一個重要且令人驚訝的資訊「每個初一十五都會排場」!

太炫啦。雖然宜蘭是北管大本營也不能這麼囂張吧,在我們盆地裡多少軒社每年或每十年
想要集合大家一起來扮仙排場都沒那個命,新興堂竟然至今還能夠初一十五都來排場,真
不愧是在大上帝那場被說是跟會社尾金龍團一起幫五帝廟贏得冠軍的團體啊。

雖然我沒走對路,但在水田的尾端昏暗的月光加街燈照耀下有棟兩層樓鐵皮屋,斗大的字
寫著「新興堂」,雖然早已被告知相當好找,但還是超爽跟感動,終於不用再慚愧了。

(以上發生的時間都是收假前夕,要歸營的時候總不會帶相機吧!所以沒照片嚕)

接下來是退伍的第二天,到壯圍五間紫雲寺看圓醮繞境,終於習慣軒社都不跟神將會一起
之後,晚上再次返駕礁溪,這是我在軍中偷閒時算出的臘月初一,退伍前夜還到安官桌翻
電話簿請集惠廟伯伯幫我問排場是幾點,結果得到了「19:30」這樣的答案。後來回去查
了網路上白雲社區發展協會留下的不少資料,才知道原來白石腳不只是距離上與礁溪街相
隔遙遠,其實日治時期也是算在頭圍堡,也就是說搶孤時還有一座孤棧是白石腳的份哪。

終於到了就是這裡。得天獨厚,再怎麼吵也不會有人抗議,畢竟四面都是水田。





這次排場是用豆花擔的鼓架,在跟館主報告表達了我是為什麼來到這裡,且對他們在府城
的表現大加稱讚之後,他說其實出那個還滿提心吊膽的,從出去到回來每一秒中都怕碰壞
東西,其實那些裝備平常都是沒在出的,應該說幾十年來才第一次拿出門。看我那麼興趣
這些,館主也不吝帶我去樓上看那些上次出的裝備。不過有些都疊在一塊,我也不好意思
每件都翻起來看就是了。



堂裡掛著的台北豬屠口朝安宮年曆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想朝安宮應該可以被形容成是一間
小型的府城廟藝博物館。原來這次新興堂之所以會到府城去正是朝安宮的設計師俊宏介紹
去的。今晚俊宏也帶了朋友來,說是上次出陣有些地方有碰壞,帶了工具跟漆過來修理。
這天晚上新興堂的藝員跟俊宏兩邊一直在比「誰比較累」,這邊說扛東西走府城繞境肩膀
酸腳也快斷了,另一邊說前一天就運裝備下去半夜到清晨都還一直在結綵球。

這天晚上出現在新興堂裡頭的阿姨伯伯爺爺們,雖然都有參加那場府城盛會,但只是走在
隊伍裡歕吹,並不很清楚這次出的主家是誰還有這場到底多盛大跟陣頭到底有多多。俊宏
就指著我說,「問他這個有在看陣頭的就知影啦!那天冠軍是不是五帝廟?」阿姨叔叔和
伯伯們都聽得眉開眼笑了,他們只記得扛得很累,走到腳都快斷啦,卻從不知道自己早已
一戰出名。



這天晚上除了給田都大元帥扮了八仙之外,大夥兒也拿出胡琴與三絃唱了一小段《天水關》
,最後大家分食拜過的水果,快樂的結束了盛會。





阿姨說這間鐵皮屋是民國八十年的時候才買了地來蓋,當時的堂主還起了個四五十腳的會
,每人一萬才砌起來的,不然以前軒社的東西都被人趕來趕去搬來搬去,居無定所,多雨
的宜蘭天氣那些裝備也不好保存,雖然館裡還是有些日本蔥的繡品,但其實還有些更老的
都在先前給放爛了。大夥兒只知道這間有一百多年,卻沒人說得出以前的榮景是怎麼個情
況。



至於暨和軒,伯伯說那其實也是從這裡分出去再找老師教的,一樣算西皮,而不是像集惠
廟的叔叔那樣說是像西皮福祿那樣的拚,畢竟兩邊也都是田都元帥嘛。只是會分開必然是
有不和,形成競爭的局面也是當然的嘛。

問到之後出陣的打算,一方面為了文物的保存,另一面也是為了身為軒社本該保有的格調
,若是那八仙旗或人扛的鑼摃隨便人家只要肯砸錢就出得了門,那就大大降格貶值成職業
團啦。做子弟的還是給人一種高尚的氣。這才對,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